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新冠复苏阶段的青年就业纾困

新冠复苏阶段的青年就业纾困


COVID-19在世界各地的迅速传播导致了申请失业援助的人数逐步上升。应对这一巨大的问题,一方面需要出台有针对性的政策帮助年轻人重返劳动力市场,另一方面学校也应该优化课程设置,让学生的技能同行业现状相匹配。上海应该因地制宜,采取合适的政策帮助就业人口度过经济复苏时期的难关。


 

疫情以来,全球失业数据逐步上升。6月30日,国际劳工组织发布报告预估第二季度约有14%的国际工作时间受新冠疫情影响而被取消,同2019年的数据相比约等于4亿全职工作的损失。中低收入国家在其中受到影响最大,今年第二季度约有23.3%的工作时长缩减,大概是2.4亿工作的损失。而随着疫情影响的扩大,这一UN机构预测第四季度也会面临巨大的就业面收缩——约有8.6%的工作时长受到影响,比起6月底4.9%的预期要继续增加,有超过2.45亿人的工作难以得到保障。值得一提的是,青年人在这场危机中通常面临更大的挑战:国际劳工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的研究表明,即使在疫情之前,亚太地区13个经济体中就有约84%的15-24岁的青年从事于缺乏社会保障的非正式工作。而疫情更是加剧了他们所面临的危机——约有47%的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在最受疫情冲击的零售、制造、房地产和商业领域就业,与此同时,这四大行业中成年人的比例只有39%[1]——由于封锁禁令和社交隔离的执行,这些领域的年轻人无疑面临更高的失业风险。由此可见,疫情给全球劳动力市场,尤其对发展中国家年轻人的生计,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而唯有政府和教育行业的适当干预,才能有效缓解这种消极冲击。

 

ONE

政府应出台针对性政策应对失业挑战

面对上述的诸多挑战,日本智库的多项提议值得借鉴。其中,日本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研究员Helen Osborne在《如何避免产生“被封锁的一代”》[2]一文中指出可以通过以下行动缓解年轻人在劳动力市场需求侧和供给侧双重影响下更为艰巨的就业压力:首先可以通过经济刺激和企业支持,对于受到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零售及旅游行业提供定向的财政支持和税务减免,帮助这些重点行业的年轻人就业;另一方面,政府也需要扩大青年就业扶持项目的援助力度——比如印尼在疫情一开始就推出了一项针对超过两百万青年的新的培训计划,旨在重点帮助受到疫情冲击的旅游行业的失业人口、零工与非正式就业人口以及小微企业从业者;政府还可以动员以下财政与货币政策,帮助重点行业纾困:可以通过为企业雇主提供工资补贴,减轻他们大规模裁员的压力;此外还可以创造适合年轻人的就业和实习机会,搭建各类创业就业平台为他们提供求职与实习资源,以便其及时获取招聘信息;最后政府还可以加强培养青年企业家,大力扶持创新创业,以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在国内外经济形势并不稳定的下半年,上海也面临需要及时采取多种帮扶政策的压力。与亚开行的建议相似,之前出台的26条意见明确指出了需要通过鼓励用人单位吸纳各项补贴政策,通过优化创业带动就业;同时我们也应该支持更为灵活的新就业形态,进一步解决就业困难人员和高校毕业生等重点突出问题。此外通过评估各种就业领域的挑战和机遇,确定优先事项和解决办法,可在疫情结束后重新促进重点人员的经济赋权和参与,提高人力资本的同时推动可持续与包容性的发展。

 

TWO

学校应加大技能教育投入

为解决青年就业问题,研究者认为有组织的在职培训仍然必不可少,同时学校也应该提高实践活动所占据的比重,传授更多实用的软技能,比如社交、灵活性、解决问题的能力与团队合作等,切实提高毕业生的就业能力和当地的人力资本,让学生能力和行业需求相匹配。例如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公共政策分析师Earl Anthony Wayne在《不要忘记工人:国会现在应该资助更好的技能培训》[3]一文中指出,疫情正驱使美国减少初中等教育投资,转用于劳动力培训。疫情暴露了美国企业在寻找熟练工人方面的困难。中小企业雇佣了美国48%的劳动力,在经济低迷时期往往面临了更大的生存压力,这也危及了多达3000万个就业岗位。比起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往往缺乏相应的资源去提升公认的专业技能,因而需要政府公共财政和资金填补空白。美国这一建议对推进上海高校的职业技能培训能力建设、解决劳动者就业能力不足的问题也具有特别的启发意义。在新冠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时期,需要有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来改善以私人、公共部门和教育领域缺乏合作为代表的公共政策的缺陷。学校也可以配合政府补贴提供更多的学徒式的培训项目,同时给贫困家庭的学生提供勤工俭学为模版的实习薪资,以满足其生活的需求。

 

THREE

教育培训要应对产业高端化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危机不会改写行业内的自动化和技术转型趋势。面临5G、人工智能、区块链和半导体行业日新月异的人才与技能需求,教育培训亟需一场深度变革,以满足我国科技发展的需求和就业与基本民生目标的实现。

 

例如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Arthur Herman在《抖音之乱对美国数字化和后数字化未来的影响》[4]一文中指出,面对新兴的挑战,美国需要在培训科学家和工程师方面加大投入,为维持新的科技优势、把握国际创新高地打下基础。

 

上述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不要忘记工人:国会现在应该资助更好的技能培训》一文也指出,对于技能教育的投资将有助于中长期劳动市场的复苏。伴随着网络学习的应用,决策者也面临建设电信基础设施、拓展学校课纲以实现数字化时代产业升级的需求。对上海而言,数字化教育的投资也广有裨益,但即使是网络课程,也要匹配充分的学习资源和官方认证,确保每一位参与者都能获取高质量的教育和通往理想职业的必要证明。

 

注释

[1]https://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626046/covid-19-youth-employment-crisis-asia-pacific.pdf

[2]https://blogs.adb.org/blog/how-to-avoid-creating-lockdown-generation

[3]https://www.wilsoncenter.org/article/dont-forget-workers-congress-should-fund-better-skills-training-now

[4]https://www.hudson.org/research/16393-is-time-running-out-for-tik-tok

 

编译丨许军徽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