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吴心伯:新冠疫情是一场非传统“世界大战”,中美竞争核心是科技

吴心伯:新冠疫情是一场非传统“世界大战”,中美竞争核心是科技

2020年,世界遭遇前所未有的疫情冲击。2021年,疫情仍未结束,对全球的影响仍在持续,疫苗分配不均正造成前所未有的免疫和经济鸿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可以把新冠疫情看作是一种新的世界大战,不是传统的以军事对抗为特征的,而是非传统的战争。 911之后,我们意识到今后的安全挑战有一种新的形式,就是非军事威胁,同样可以给一个国家带来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吴心伯在“2021复旦大学EMBA人文盛典”上对记者表示。

 

非传统的“世界大战”

 

新冠疫情已经给全球带来了巨大冲击。吴心伯表示,从时间上看差不多两年,可能还会更久。从范围上来讲,几乎全世界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受到了波及。从影响来看,今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一个报告,预计到今年年底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超过10万亿美元,而当今世界国民生产总值超过10万亿美元的只有两个国家,生命的损失更是巨大的,到现在差不多是500万人,而且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从时间、范围、层级来看,这就是一场世界大战。”吴心伯坦言,这样一场非传统战争也带来了众多考验,包括领导者的决断力和战略运筹能力、国家与社会的动员能力、民众的承受能力、资源配置与供给能力、经济韧性以及科技的保障能力。

 

新冠疫情给世界带来了启示。“制度的较量让位于治理能力的较量。冷战结束以后美国有一位学者福山很骄傲的宣布历史终结了,因为在东西方的较量中,西方胜出了,苏联失败了。但是今天回头看一下,这个结论不仅狂妄,而且非常肤浅。因为新冠疫情突如其来的时候,制度并不能够自动给你应对能力,关键还是要靠治理能力。这就包括领导人的素质怎么样,不拿中美做比较,就拿美国拜登和特朗普做比较,两个人的素质不一样,应对新冠疫情的效果也不一样。当然,同样重要的是民众的素质、纪律性、集体意识、互助精神,甚至牺牲精神等等。”

 

此外,吴心伯还指出,新冠疫情背景下,很多国家发现中国是一个可靠的伙伴。中国在疫情期间向150多个国家和14个国际组织提供医疗物资,并且为各国在华进行商业采购提供便利。中国已经向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12亿剂新冠疫苗和原液,美国到现在为止只向65个国家和地区捐赠了超过1.1亿剂新冠疫苗,不到中国的一个零头。

 

  抵制和弱化脱钩倾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令世界瞩目。吴心伯表示,在历史上,像中国这样一个人口规模的国家,这样的快速崛起是没有过的。所以为什么很多国家感到焦虑,因为他不知道你强大以后会怎么办,那就要看中国怎么跟世界互动。

 

“在经济上我们要积极推动国际经济合作,抵制和弱化脱钩倾向。美国要跟中国搞有选择的脱钩,对我们来讲,你要脱钩,我们就要合作,抵制脱钩。对外经济战略要充分发挥我们经济体量和市场优势。中国现在经济的最大优势就是十年之内我们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这就是我们的王牌。”吴心伯强调。

 

第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更大程度开放,只要开放,就能够给大家提供公共物品,资本也好、商品也好,都会进来。一般上升的经济体都是主打开放。

 

第二,不仅要人家进来,我们要继续走出去。新冠疫情对“一带一路”的实施产生了影响,我们“一带一路”的倡议要更好地推进,而且新的形势下“一带一路”的合作有了新的内涵。

 

第三,推进区域和跨区域合作。美国搞小圈子,我们要搞大圈子,我们要搞东亚合作、亚太合作、亚欧合作等等,格局越做越大,这样平台就越来越大。

 

第四,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订。这是我们的弱项,二战之后国际规则基本由美国定,但是今天世界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光靠力量上升还不行,需要参与制订规则,规则影响利益分配,影响国家之间竞争和合作方式,所以中国要学会更多的引导和制订国际规则。

 

  中美关系何去何从?

作为全球前两大经济体,中美关系的走向备受世界瞩目。吴心伯表示,拜登对华政策的基调是竞争为主,必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跟中国对抗,在美国需要的时候要合作。

 

“中美之间的竞争核心是科技,科技才能够决定美国今后能不能维持他的经济和军事地位。”吴心伯强调,拜登对华竞争方式跟特朗普有所不同,比如说特朗普主要靠打压中国,拜登考虑的更多是怎么样做强美国自己,增强美国的竞争力,包括科技、基础设施的投资等等。同时,美国积极拉拢盟友和伙伴形成对华统一战线,这方面已经有很多的例子,利用多边机制排挤和制约中国。不管是先搞一个去中国化产业链还是在WTO改革里要搞针对中国的一个新的联盟。当然,也包括直接打压或削弱中国,对中国进行制裁,包括施加军事上的压力。在中国发展日益壮大之际,吴心伯强调,今天的中美关系已经不仅仅由美国单方面塑造,越来越多地取决于中美的互动。中国今后怎么做,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美关系的走向。

 

“中国对美关系基调是扩大合作、管控竞争、避免对抗,中美之间还是要合作为主,我们不否认中美之间有竞争,但要管控好竞争,不能成为恶性竞争,尤其要避免直接对抗,特别是军事上的对抗,这是我们的基调。”吴心伯表示。

 

“当然,在实践中,拜登政府执政以后基本上是对中国以打压为主,我们的措施就是坚决斗争。阿拉斯会晤,中美之间的唇枪舌剑就是第一个交锋,这就是向美国传递一个信号,不允许美国居高临下跟中国对话,不允许美方干涉中国内政,不允许美国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包括我们经济发展的权利。天津会晤,中国和美国依然是斗争为主,中国直接给美国两个清单,让美国把这个单子拿回去好好研究,考虑一下怎么做,这是过去没有过的,过去中美的互动都是美国人带着很长的清单到中国来给我们提要求,我们再一个一个讨价还价。”

 

这两场斗争已经起到了初步效果,吴心伯表示,“所以,9月10日拜登主动和习主席通话,明显拜登已经意识到前段时间美国的对华政策行不通,他在考虑调整。接下来中美两国之间形成了联合工作组,主要任务就是研究中方提出来的清单,怎么样解决中方关心的问题。包括10月6日中美外交高层在瑞士会晤等等。”

 

 

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