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杨秋怡:在创新中寻找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动力之源

杨秋怡:在创新中寻找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动力之源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强调“必须实现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高质量发展,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这意味着面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需要在创新中寻找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动力之源。
 

创新在经济发展动力变革中的潜力空间

 

经济发展的动力变革需要通过创新驱动实现。科学技术的进步推进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帮助延伸和拓展传统产业活动的深度和广度,提高传统产业的专业化水平。数字技术的革新和行业壁垒的降低加强了跨行业企业间的竞争合作关系,产业发展过程中产业边界出现模糊、产业交叉处发生融合。具备高成长性的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之间有着广泛的关联性,发展这些产业能够通过跨界合作来突破产业边界,将传统产业更加容易地转换到高技术产业中,并通过科技创新和产业融合的反馈循环,实现产业结构转换升级和经济发展动力变革。
 

 

随着知识经济的发展和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经济发展动力实现“存量变革”。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渗透到传统行业中,帮助现有产业获得技术水平的提升、产品功能的增强、生产经营成本的下降和生产工艺的优化。科学推动技术创新和初创企业从商业模式和技术路径上进行多元化探索,促使技术范式和商业模式相互匹配、发展成熟。新技术的成功应用催生新产业出现,并向经济社会的其他领域扩散蔓延,并在此期间导入新动能,使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得到充分发展。
 

从历史实践上看,创新在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发展动力变革的过程中面临诸多挑战。首先,创新要素支撑不足是制约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一大瓶颈,核心技术供给不足、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的问题是阻碍创新驱动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一大障碍。我国目前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虽然在宏观上提高了整体科创水平,但微观上却存在数量增长为主、创新质量不够,企业研发热情高但发明专利占申请比例低的现象,经济发展的创新动力正面临困难。第三,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的供给规模和效率有待提升,以满足日益上升的人民实际需求。创新驱动的新产品、新业态、新产业在经济增长中的重量与日俱增,通过创新和开放形成新增长点是当务之急。
 

经济发展动力变革需借助新型生产要素

在数字文明时代,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广泛运用,产业渗透和产业融合使得信息、数据、文化、知识等资源在生产过程中发挥强大赋能作用,传统要素理论已经受到挑战。
 

现代知识社会、信息社会下的经济发展转型需要与时俱进更新生产要素的涵盖范围。新型生产要素在劳动对象之外考虑产业任务,衍生出基于互联网平台获取和利用知识和信息资源的互联网+产业、将获取和利用人力资源和科学文化资源的文化创意+产业,跨产业间的系统经营促进新型生产要素流通,激活要素供给新方式,实现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新动能培育。
 

随着新型生产要素对传统生产要素的延伸与补充,传统的产业分工和竞争向利益共享和合作转移核心表现为产业融合和系统经营。产业融合不仅在微观方面可以提高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率,而且在宏观上可以改变一个行业甚至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和经济增长方式。产业能够实现融合的必要条件是技术创新和激励相容的价值链。技术创新是产业融合的造血功能,创造价值增值,同时降低产业间的壁垒,为产业间的交叉融合和跨界经营带来了可能;激励相容的价值链则是系统经营的内在驱动力,是打破行业垄断和上下游利益掣肘的关键,以使得价值可以在产业间得以顺畅传输。因此新型生产要素的应用也将传统产业组织理论中的非合作博弈向合作博弈转变,从个人理性的最优策略转向为集体之间的联盟关系和理性选择,激发市场活力,更好释放数字、信息、知识、文化等资源在实体经济各领域的创新效能。
 

 

寻找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动力之源

 

从新型生产要素的视角认识经济发展动力变革的逻辑机理,关键要从信息技术和数据资源、知识和文化资源这两类新型生产要素为出发点寻找动力之源。
 

第一,信息和数字资源能够激发经济发展动力变革。每一次人类社会发生的重大经济变革,必然产生新的生产要素,形成先进生产力。近代以来,技术创新作为经济增长的源泉被认为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并由此产生了外生增长和内生增长理论。随着人类社会向数字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不断迈进,经济学中经典的生产理论已经远远落后于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在数字经济时代,信息技术和数据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基础,以海量数据的互联和应用为核心,互联网+产业将信息和数据资源融入产业创新和升级各个环节,赋予经济发展动力变革新的动能。
 

第二,智力型人力资本能够激发经济发展动力变革。早期学者对人力资本的研究一般将劳动力视为以劳动时间长短为衡量单位的同质型资源,内生增长理论告诉我们知识和经验的积累赋予人力资本技术创新的能力,现代人力资本理论开始重视教育的投资,优化教育体系、强化基础科研、培养人才是拓展经济增长和发展潜能的关键。从新型生产要素视角出发,智力型人力资本的培育是经济发展动力变革新动能培育的核心环节。知识和文化资源作为新型生产要素,经过创新教育、智库产业直接转化成为智力型人力资本,这一生产过程中同时产生人工智能产品,作为劳动力的一种形式替代人力劳作。此外,经过以人类精神需求为导向的文化创意和策划创业项目,科学知识和文化资源能够转化为市场附加值高的精神文化产品,通过多领域、多维度、深层次的融合创新,实现人类对美好生活的精神追求。

 

来源 | 上海高校智库供上海学习平台原创专稿,供稿单位: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复旦大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