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吴心伯:或将有益中美沟通,但不要期望过高

吴心伯:或将有益中美沟通,但不要期望过高

“担任这一职位并非易事,”在新任驻华大使出炉当天,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里施坦言, “正如我们目前所知,我们和中国之间存在很多问题,而伯恩斯大使无疑是将为我们披荆斩棘的人”。出任美国处理对华关系的“重要角色”,伯恩斯究竟凭借什么“打动”了拜登政府?

 

中美之间存在很多问题,美国期望伯恩斯披荆斩棘。

 

空缺一年有余,美国驻华大使终于敲定。

 

当地时间16日,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驻华大使人选尼古拉斯·伯恩斯的提名,伯恩斯将宣誓成为中美建交以来第十三任驻华大使。

 

伯恩斯会是一个怎样的驻华大使?分析人士认为,选择这名有着丰富经验的职业外交官出任驻华大使表明,拜登政府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或不会采取新思路和大动作,伯恩斯会与美国现有的外交政策保持基本一致。

 

新大使的到位可能有助于加强中美之间的沟通,但专家提醒,不必对此期望过高。

 

美参议院批准伯恩斯就任美国驻华大使一职。 

图源 | 路透社

 

“为美国披荆斩棘的人”

 

“担任这一职位并非易事,”在新任驻华大使出炉当天,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里施坦言, “正如我们目前所知,我们和中国之间存在很多问题,而伯恩斯大使无疑是将为我们披荆斩棘的人”。

 

出任美国处理对华关系的“重要角色”,伯恩斯究竟凭借什么“打动”了拜登政府?

 

在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吴心伯看来,这与伯恩斯的职业外交官生涯密切相关

 

现年65岁的伯恩斯精通英语、法语、希腊语和阿拉伯语,在此次任命前为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

 

伯恩斯是一名资深职业外交官,曾在美国政府任职27年,职业生涯横跨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和小布什四届政府。

 

里根政府期间,伯恩斯进入美国驻毛里塔尼亚大使馆实习,开启外交生涯,而后他先后在驻埃及和以色列外交机构任职;老布什总统上台后,伯恩斯进入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苏联事务主任;克林顿政府时期,他先是任俄罗斯、乌克兰和欧亚事务高级主管,之后又担任国务院发言人。

 

1997年,伯恩斯出任驻希腊大使;2001年,伯恩斯就任驻北约大使;2005年起担任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成为国务院第三号人物,直至小布什政府任期结束;此后他离开政府后加入顾问公司,后来于哈佛大学任教。

 

拜登(左)和伯恩斯。 

图源 | securityconference

 

吴心伯指出,过去几任驻华大使有做过州长的、也有做过参议员的,“与这些政客出身的前驻美大使不同,伯恩斯是职业外交官出身”。

 

他认为,伯恩斯虽然不算是“中国通”,但其曾在美国国务院处理过对外事务,在离开奥巴马政府后,还在哈佛大学从事过对华政策研究,“因此,在处理中国问题和中美关系方面,伯恩斯的专业性经验可能比前几任大使要丰富一些”。

 

代表美对华关系基本倾向

 

伯恩斯担任美国驻华大使早已不是秘密。今年8月20日,美国政府便“官宣”了这一提名决定。当时有分析认为,在完成对中国周边的外交铺垫后,拜登政府或将在对华外交问题上开始发力。

 

而在两个月后的参议院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伯恩斯一段将中国视为美国“最危险竞争对手”的言论,更是引发外界对他或延续拜登政府对华强硬政策的猜测。

 

吴心伯认为,伯恩斯在听证会上的这番言论可从两方面进行解读。

 

其一,为了获得参议院的批准通过,他必须对华示强,“这是美国政界的通病,谁不对中国示强,谁就有可能受到攻击”。

 

其二,这本身也反映了当前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基本倾向,即对中国以竞争为名,行打压和遏制之实,“作为大使,伯恩斯必须履行拜登政府交给他的任务”。

 

2019年,时任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左)与伯恩斯交谈。 

图源 | 新华社

 

吴心伯表示,选择伯恩斯这样的职业外交官出任美国驻华大使,是美国政府多年以来的第一次,“这表明拜登政府在处理对华关系方面不打算有什么新思路或大动作,基本上还是会按部就班地推进”。

 

尽管目前尚不知晓伯恩斯何时到中国履新,但吴心伯指出,在未来,伯恩斯还是会发挥其身为大使的桥梁与沟通作用, “大使就位后可以提高美方与中方接触的层级,这或将有助于加强中美之间的沟通,但也不能对其有太高期望”

 

来源 | 新民晚报(原标题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敲定,专家提醒:不能对其有太高期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