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孙立坚:楼市车市构建新动能,稳增长是关键

孙立坚:楼市车市构建新动能,稳增长是关键

新的一年,如何稳住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受《凤凰财经日报》邀请对相关问题进行解读。以下内容由发展研究院根据采访内容及孙教授增补内容编辑而成,供读者参考。

 

问:市场普遍估计拉动今年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仍将落在内需上。内需主要靠投资与消费投资方面,目前,地方披露的重大项目开工数已经超过5000个,总投资规模超过3万亿。不过,在消费方面,受到疫情影响,去年12月消费按年增速大幅放缓至1.7%,创16个月最低。由于疫情的干扰仍未消除,您预计今年上半年,整体经济仍面临进一步下滑的风险?

 

孙立坚:确实是这样,今天我们看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讲到的三大压力之一的需求收缩,其影响因素很复杂,既有疫情带来的影响,也有全球化的渠道不像以前那么畅通的原因。另外,我们现在的发展阶段还有很多民生问题的后顾之忧,也需要进一步加以解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2022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活力,依然是先靠投资发力来创造就业和人均收入提升的场景。

 

所以大家都注意到最近产业数字化的进程,尤其反映在汽车产业等一些相关产业,以及双碳战略带来新能源的发展,这样的商业营商环境和业绩表现,都是非常可喜的情况。另外我们也看到,全球受到疫情以及产业链断层的影响,需要中国强大的制造业去解决他们结构失衡的问题,所以这给中国的出口市场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机会,那么这种新的产业结构的升级和出口市场的复苏,就提升了中国的就业场景,增加了中国人均收入提高从而实现共同富裕的机会。这也会渐渐地和中国的发展阶段一起不断地提升我们的消费能力,这一点我们已经看到平台的流量经济带来了长尾的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而且我们也期待着沿海城市线下强大的消费能力,在疫情过后能够成为一个引领中国经济的内需的动力源。所以,尽管现在我国经济处于一个低迷的状态,但是可能已经形成了一个和去年相反的增长格局,呈现出一种“先低后高”的趋势。

 

 

问:至于房地产方面,1至12月的开发投资同比增速由前一个月的6%,明显回落至4.4%,创2020年7月以来的最低,销售数据也都出现明显减速。发改委最新发布的促进消费十大措施当中,就包括了促进住房消费健康发展,是否意味着后续还将会有更多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松绑举措?

 

孙立坚:消费是经济活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风向标。那么刚才已经讲到消费的提升,这个确实需要由发展进程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来决定。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人民生活潜在的需求,尤其反映在能够带动经济增长、带动市场活力、溢出效应非常巨大的两个产业,一个是房地产业,一个是汽车产业。他们和很多相关的产业有紧密的关系,如果这两个产业的活力提升,就会带动很多企业的订单增加,从资源性的水泥钢材到中间的技术部件以及绿色建材等等,都会带来一个很大的机遇,所以我们非常期待在政策方面能够把过去的投机现象梳理清楚。但是也要看到这种有强大消费意愿的市场,所以我们能够挖掘出在电动车、智能汽车的引领下的汽车产业,以及双碳战略引领的绿色建材和生态区所打造的新城建设,这些给今天的房地产业带来了巨大的新格局、新动能。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讲,房地产业和汽车产业在2022年将会以一个新的面貌出现在消费板块,这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中国经济的一个新动力。

 

 

问:人行连续降准降息,意味货币政策逆周期调控力度加码,以稳定宏观经济大盘,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另外MLF超量续做,亦有助维稳春节期间的流动性。后续是否还会有更大力度和更多具有针对性的宽松举措,来缓解经济下行压力?

 

孙立坚:实际上我们今天已经看到,一个新的增长动能的启动和产业的发力都需要信用和货币的支持,所以国家在实体经济赛道越来越清晰的基础上,投放资金要及时且能够应对健康的信用和货币的需求。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一些不确定的因素依然会左右货币政策的方向,一个就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通胀问题,美联储加息的步伐正在加快,最近韩国也迫于这种压力提前加息来缩小本国利率和美国利率之间的差距,以保证不会因为美联储政策的变化而导致国际金融市场资金的不稳定。这也会影响到我们中国国内金融体系的稳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2022年中国货币政策也并不是在经济受到三大冲击的情况下就偏向一个宽松的场景,因为我们国家有制度的优势,所以实际上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甚至在适度的场合还会使用一些偏紧的运作方式。但是我们的银行贷款却依然是国家支持实体经济的重要渠道,所以信用的扩张和货币政策的收紧和稳健的组合拳,将在2022年得到充分的体现。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