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孙立坚:减疫情冲击是当务之急

孙立坚:减疫情冲击是当务之急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9日召开会议,对当前疫情防控、平台经济、化解房地产企业风险,以及宏观政策、资本市场等热点问题逐一回应。本次会议释放一系列稳增长的重磅信号,激励今天股市再度大涨,人民币汇价也扭转早盘跌势,大幅走高。究竟如何解读当中的利好?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受《凤凰财经日报》邀请,对相关问题进行解读。以下内容由发展研究院根据采访内容及孙教授增补内容编辑而成,供读者参考。

 

01. 今天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要加快落实已经确定的政策,和抓紧谋划增量政策工具。3月份以来由于疫情多点散发,外围地缘政治局势也不稳定,高层会议强调要努力实现全年的发展目标,是否也意味着后续政策支持力度将会超出市场预期,未来稳增长政策部署,您怎么预判?您认为应如何发力才能达到预期的全年增长5.5%的目标呢?

 

孙立坚:政治局会议谈到的很多关于政策优化以及政策增量的推进,实际上释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就是在当下这样一个非常复杂的环境下,尤其是对中国来讲,目前降低疫情的冲击和解决疫情管理方式给经济造成的代价问题是当务之急,所以提高动态清零的效果,尽快回归常态,是我们疫情防疫的重中之重。

 

但是,同时我们要注意到疫情的防疫,不能够建立在市场运转停摆的高代价状态之上,所以如何在这个环境当中提高我们稳增长的效果,这次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给出了几个非常重要的判决:

 

一个就是跨周期的政策推进。今天我们也注意到,我们没有特别强调积极财政,但我们接下来的政策货币可能会形成一个共同发力的组合拳来带动新基建的发展,推动以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包括资本市场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重新恢复信用创造的能力;

 

另外一个,就是在经济命脉的重要环节,如物流、零售的环节,如何通过国家纾困政策的重点扶持使得供应链回暖,之后我们又如何将供应链和平台经济、数字经济整合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来形成中国接下来三个季度的后发优势,推进我们5.5%增长目标的实现。

 

同时我们今天也看到在这复杂的环境下,光有供给面的新格局的变化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非常强大的市场需求的及时跟进,包括住房需求的场景,这也是我们未来“稳增长、稳金融”的重要手段。

 

 

02. 另外,针对房地产行业,会议强调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会议提到,要优化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是否意味着下一个阶段,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标准将会迎来松绑,对房企债务风险和房地产行业的良性循环,是否会起来积极作用?也还提到了支持各地,从当地实际出发来完善房地产政策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那您认为这是不是也意味着房地产行业在未来的稳经济过程当中又将会扮演重要角色?

 

孙立坚:房地产业作为中国现在稳增长、稳金融的一个重要的手段,这次会议有几个提法值得关注。首先,是一城一策、因地制宜来推动房地产发展。比如说对高净值收入群体集中的部分区域的房价是否在改善型消费的前提下提高包容度甚至是给予房地产投融资的信用支持(包括预售资金监管模式的优化),不是通过一刀切的方式来防范当初房产金融过度而产生泡沫的问题,对三四线城市也给出不同于一二线城市的政策支持力度,这是一个重要的看点。

 

另外一点,就是对预售资金的监管。大家都知道房地产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的行业,所以现在预售资金能够优化的话,就打通了信用创造的正常机制,只要房地产的消费属性回归到一个能够带动资金正常的循环状态,那么房企未来债务的负担,就可以通过资金的循环和销售回款能力的提升,来解决今天有可能造成的系统性风险的问题。所以今天我们看到股票市场在今天中央政治局展示的新格局中提振了信心,尤其是房地产板块成为了投资的热点。

 

所以,当下房地产回归消费的健康属性,以及金融在资金密集型的行业恢复信用健康创造的机制,也是我们当下“稳增长、稳金融”的一个重要手段。 

 

 

03. 近期面临外围货币政策收紧,预期升温,人民币汇率明显下行,资本市场出现波动。今天的会议也对市场的关切作出回应,表示要稳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积极引入长期投资者,并且要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完成平台经济专项整改,出台支持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具体措施,最高层的表态激励了市场对平台企业的信心,A股和港股相关股份今天大幅飙涨,在经过一系列监管改革和整改措施后,平台企业是否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孙立坚:实际上我们注意到,在如今的复杂环境面前,资本市场发展的问题与之前已经不一样了,中央充分地注意到了资本市场需要我们注入信心,甚至比注入资金还重要,因为一旦大家对未来充满信心,整个资金的运转就会有非常积极的投资动能。那么如何提升对资本市场的信心,这就需要我们为资本市场注入具有吸引力的投资标的,我国当下的比较优势还是在于与时俱进的平台经济,我们有非常好的民营企业,在平台经济当中表现出非常强大的国际竞争力,我们也有非常强大的网民数量形成的巨大流量,我们也拥有非常好的民营企业供应链,在打破了垄断的障碍后平台经济回归到健康的供应链的属性,也提升了我们民营经济的发展活力。

 

所以有了好的项目之后,给予了我们资本市场作为价值投资的非常好的标的和投资的方向,同时,我们为了要培养市场的抗跌能力,就是要让平台经济关联的上市企业的股票估值能力上升,并能让其形成市场的中枢力量来支撑市场的价值。另一方面,我们要鼓励拥有长期资金的机构投资者,如保险资金、养老基金等进入到资本市场,它们的资产配置方式能够在今天经济下行的时候,缓解受到风吹草动就过度反应的市场避险情绪。有了长期资金稳住市场的估值,就更能够提振我们市场的信心。如果中国的资本市场能够把价值投资这盘棋做好,就能通过直接金融来提升我们的创新能力和专精特新的能力,助力中国经济转型。

 

在这当中,也能够通过资本市场分担风险的能力来推动高质量发展,因为它比要具有抵押品才能放贷的银行的金融服务能力更强。那么由此带来的财富效应,就可能弥补我们今天经济下行时暂时出现的因生产经营上的调整造成工资收入上涨方面的困难,财富性收入的增长就能够提升我们的消费动力,增加订单和销售回款,使得企业的估值和业绩都能得到改善,进一步充实资本市场的估值水平,从而带来良性循环的财富效应,带来资金形成储蓄力量,去服务实体经济对金融的需求,这是中央给出的一个非常核心的解决痛点问题、提振信心的重要做法。

 

 

来源 | 凤凰财经日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