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新冠疫情的长期化可能导致一些国家内部矛盾激化,部分地区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情绪上升,阻碍全球化的发展。

 

2022年初,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突然爆发严重冲突,昭示着一个充满着不确定性的新年的开始。

 

2021年全球地缘政治领域存在哪些显著变化?2022年存在哪些地缘政治风险?今年有哪些焦点选举需要关注?新京报记者就此专访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吴心伯。

 

吴心伯指出,进入2022年,过去一年存在的一些地缘政治风险仍在延续,中美战略博弈、俄罗斯北约地缘冲突、朝鲜半岛局势、中东地区争端都需要密切关注。与此同时,新冠疫情的长期化可能导致一些国家内部矛盾激化,部分地区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情绪上升,阻碍全球化的发展。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吴心伯。受访者供图。

 

2021年全球地缘政治变化

 

新京报:2021年,在新冠疫情危机持续的背景下,全球范围内各种冲突、博弈仍在加剧。你认为2021年全球地缘政治中最值得关注的变化是什么?

吴心伯:从地缘政治风险的角度来看,2021年几个比较大的风险点基本上都和美国有关。首先,中美战略博弈处于高位运行中。拜登上台之后,美国新政府基本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战略,把中国视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主要体现在,美国在印太地区加大了对中国外交和军事上的遏制和施压,由此导致中美关系紧张化,并在南海、台海、东海地区产生激烈的地缘政治角逐。

 

图源 | 凤凰网

 

其次,美俄冲突态势加剧。美国和俄罗斯去年虽然实现了拜登上台以来的首次线下元首会晤,但双方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展。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美俄之间的焦点在乌克兰。从去年年底开始,美俄围绕乌克兰的较量变得更加尖锐,冲突的态势更加明显,而这一点势必会延续到2022年。第三,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给中亚、南亚、西亚地缘政治格局产生重要影响。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国撤军阿富汗是2021年最具标志性的一个地缘政治事件。美国从阿富汗灾难性的撤离象征着,美国在冷战后对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的军事干预最终以失败告终。具体而言,从阿富汗本身来说,塔利班重新执政导致阿富汗这个所谓“帝国坟场”国家的未来具有两面性,不确定性增强。另一方面,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急剧下降,或者说美国过去20年在这一地区并未取得实质性的成果,由此导致阿富汗周边地区的地缘政治调整成为全球焦点。

 

2022年全球地缘政治风险

 

新京报:进入2022年,你认为全球地缘政治领域存在哪些风险?有哪些焦点地区值得关注?

吴心伯:目前来看,2021年的几个主要风险点在2022年将继续存在。在中美战略博弈方面,尽管2021年底中美关系出现了某种缓和的迹象,但拜登政府的对华基本思维和政策没有实质性的调整,他们还是将中国作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来对待,因此会加强对中国的战略遏制。具体体现可能在于,美国会加强在南海特别是台海地区对中国的军事威慑。这是一个主要的风险点。从欧亚大陆地区来看,几个方向都值得关注。首先,西边乌克兰局势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虽然美国、俄罗斯、北约近段时间进行了对话和谈判,但并未取得实质进展,因此不排除接下来美国、北约和俄罗斯围绕乌克兰的冲突升级的可能。目前来看,美国、北约不会轻易放弃乌克兰,想要把乌克兰纳入北约的框架,但俄罗斯坚决不接受这一点,并直接将进攻性武器部署在俄乌边境。如果双方无法就这个底线问题作出妥协,那么冲突可能无法避免。

 

图源 | 凤凰网

 

中心地区哈萨克斯坦则刚发生严重内乱,引发全球关注。哈萨克斯坦此次突然爆发冲突,背后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因国内政治经济社会矛盾激化,导致大规模抗议并演化为严重冲突;二是因外部力量介入内部冲突,导致冲突扩大化。若是哈萨克斯坦此次冲突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可能会产生一定的外溢效应,导致地区矛盾加剧。但目前来看,哈萨克斯坦局势在集安组织的干预下得到缓和。而集安组织的快速反应,也有可能产生一定的震慑作用,打消一些想挑战现状的势力的想法。南部地区阿富汗塔利班能否稳定阿富汗的局势,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是否会产生严重摩擦,也是比较值得关注的风险点。此外,一些热点地区需要长期关注。一是朝鲜半岛。韩国今年将举行大选,若是最终保守派上台,那么南北关系可能会紧张升级,甚至爆发冲突。二是中东地区。中东地区一直是地缘冲突焦点地区,其中伊核问题需要重点关注,因为若是各方谈判破裂,不排除美国、以色列和伊朗之间冲突升级的可能性;其次土耳其的地区“野心”越来越大,未来会做出哪些行动扩大其影响力,值得关注。

 

新冠大流行对国际格局的影响

 

新京报:2022年是新冠大流行第三年。持续的疫情对地缘格局、国际秩序产生了哪些影响?


吴心伯:新冠疫情大流行进入第三年,它给全球带来了很多变化。首先,新冠疫情的暴发某种程度上加剧了中美紧张关系,而中美两个大国的紧张关系势必影响全球局势。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后,当时的特朗普政府因为抗疫不力导致选情下降,最后将责任归咎于中国,并为了提振选情对华采取粗暴的报复性政策,由此导致中美关系出现断崖式的下跌,即使是拜登上台也未能改变这一情况。其次,新冠疫情的出现暴露了不同国家在治理能力上的差异。例如美国作为医疗条件、经济发展水平世界领先的国家,在疫情控制方面却一塌糊涂。疫情对美国的打击是非常大的。我们过去说,21世纪以来两场战争、一场危机(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2008年金融危机)对美国产生了重大影响,目前还得加上一场危机——新冠危机,它给美国带来的人员损失是超出预料的,目前看来正向着100万发展。

 

图源 | 新华网

 

在经济技术发展水平领先的欧洲,情况也是如此,目前疫情仍然非常严峻。而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国,整体疫情防控是比较好的。此外,持续的疫情可能会导致一些国家内部矛盾激化,甚至演变为严重冲突。新冠疫情带来的社会、经济问题持续发酵,再加上疫情本身对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心理压力,由此对国家内部矛盾起到了放大效应,最终导致一些国家内部冲突频发。在全球政治层面,疫情长期化还可能导致一些国家内部的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情绪上升,阻碍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从全球治理层面来看,新冠大流行原本应该会推动全球在医学等领域的合作,但从疫情暴发初期开始,美国就将疫情打造为和中国博弈的一个抓手,阻碍了全球在疫情上的合作力度,这对于当前的全球治理而言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2022年的全球焦点选举

 

新京报:2021年,我们见证了很多国家的政治更迭,给地区关系、全球治理带来巨大影响。2022年最值得关注的选举有哪些?会对地区和国际形势带来哪些影响?

吴心伯:各国大选对本国政治外交的影响比较大,大部分国家选举的全球性影响是有限的。目前来看,几个大国的选举可能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其一是法国总统选举。法国今年4月将举行总统换届选举,目前左右之争愈发明显。若是马克龙落败、右翼政党候选人上台,将对欧洲局势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尤其是,法国今年将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在德国前总理默克尔退出政治舞台之际,法国在欧盟的影响力正在上升。其二是美国中期选举。美国11月将举行中期选举,目前来看民主党有可能输掉参众两院,引发美国国内政治环境变化和某些政策调整,也可能会对2024年的大选产生某种影响。但因为拜登仍有两年任期,因此这次中期选举暂时谈不上全球性的影响。其三是韩国总统选举。如前所述,韩国无论是保守派还是进步派上台,对半岛局势都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因此比较值得关注。

来源 | 新京报

话题:



0

推荐

复旦发展研究院

复旦发展研究院

327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复旦发展研究院是一家聚焦“中国发展研究”,以“学科深度融合” 为动力、以“统筹管理孵化”为延伸、以“高端学术运营”为特征的 跨学科、综合性、国际化研究机构。它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内最早成立 的高校智库之一,也是 “中国十大影响力智库”。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