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170余国和经济体加入,COVAX能否成为治愈疫苗民族主义的良方?

170余国和经济体加入,COVAX能否成为治愈疫苗民族主义的良方?

10月8日,中国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签署协议正式加入“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一个月前,特朗普政府以不参与任何WHO相关活动为由拒绝加入该计划。美国的决定一方面引发国内乃至国际社会对于全球合作抗疫前景的担忧,另一方面也有声音认为美国独立于COVAX计划开展疫苗研发是更为简洁高效的选择。是关起门来自主研发还是和世界一道共同研发,一时间众说纷纭,难以定论。而这两种看似截然相反的态度是否就不可调和,其背后所反映的疫苗民族主义观点引发了持续的关注和争论。

正在开发的新冠疫苗样品。图片来源:欧洲制药评论。

01
美国优先兼世卫脱钩:
美国拒绝COVAX的原因


“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主导,联合各国政府、制药厂商和世界银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国际组织的一项全球疫苗研制合作计划,旨在加快疫苗的开发和生产,并确保世界上每个国家都能公平公正地获得疫苗。

COVAX疫苗研究和开发工作主要由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领导,目前正在支持包括阿斯利康、赛诺菲、辉瑞、BioNTech等研发的九种候选疫苗,其中八个项目前已经处于临床试验阶段。COVAX的最终目标是由世卫组织持续对这些疫苗进行评估优化,开发至少三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并在2021年底前生产20亿剂。

COVAX计划有序开展的基础是建立在各国投资与相关企业商谈研发、生产与采购协议之上。截至10月9日,已有171个高收入、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和经济体(包括8个非联合国成员的经济体和代表27个欧盟成员国以及挪威和冰岛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将采购疫苗,约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二)加入COVAX实施计划。

对于高收入经济体来说,不仅需要通过汇集财政和科学资源,确保自己免受国产候选疫苗失败带来的消极影响,以经济有效的方式成功获得疫苗,同时也要为低收入国家采购疫苗筹集资金。今年9月,COVAX公开承认尚有4亿美元(对此世卫组织称资金缺口实际上为7至8亿美元)的资金缺口需要筹集。与此同时,根据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估计,该项目若要顺利持续到明年年底,至少还需要50亿美元资金。

由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建立的COVAX预先市场承诺机制(COVAX Advance Market Commitment)负责按照既定的平等公正分配原则,向参与COVAX的中低收入国家提供合理的疫苗采购服务,以实现覆盖全球所有易感人群,全面控制新冠肺炎的大流行。根据10月6日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官网公布的捐赠数据显示,英国、加拿大、沙特阿拉伯、日本、德国、意大利的捐赠力度排在前列。目前尚未有公开资料披露中国与COVAX签署的协议细节,不过外交部在记者发布会上表示将通过COVAX计划为1%的国家人口购买疫苗。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5月召开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上表态,将在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以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


COVAX预先市场承诺机制国家捐赠数额一览表。
数据来源:全球疫苗联盟官网(2020年10月6日)。
注:
1 根据全球疫苗联盟财务预测第18条,于2020年8月31日制定的汇率
2 代表未分配的AMC-PCV基金的按比例份额2500万美元
3 代表未分配的AMC-PCV基金的按比例份额7940万美元
4 代表未分配的AMC-PCV基金的按比例份额630万美元
5 代表未分配的AMC-PCV基金的按比例份额6060万美元
6 包括 2.5 亿英镑, 以其他加入 COVAX AMC 为量


在美国优先的政策指引下,特朗普政府拒绝把美国的卫生资源优先服务于世界其他地区抗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专访时表示,“美国政府首先需要满足美国人民对于疫苗的需求,之后才会考虑按照公平公正的分配方式向全球供应美制疫苗。” 这也反映了COVAX作为全球抗疫的多边主义代表性行为,与特朗普政府长期奉行的单边主义理念背道而驰,显然无法获得特朗普政府的支持。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务院发表讲话。
图片来源:ABC News。

但这一单边主义做法受到了国内舆论的普遍批评。一则,国内舆论认为美国自主研制疫苗的速度和有效性和中国相比不具有显著优势。一旦疫苗开发竞赛败北,又未参与COVAX的全球分配计划,美国将会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之下。二则,即使美国打赢疫苗研制竞赛,疫苗对美国人的保护不可能做到100%,意味着仍有一部分接种疫苗的美国人处于易患状态。在经济恢复正常运行之后,贸易、旅游等经济人文交流逐渐频繁,很难确保这部分易感人群不受到外来输入病例的传染。三则,美国疫苗的生产能力很有限,无法惠及全球,而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经济的复苏有赖于世界经济重回正轨。倘若只有美国取得安全有效的疫苗,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仍旧饱受新冠疫情的折磨,美国经济也难以抑制颓势。

其次,特朗普政府拒绝加入COVAX可视为与世界卫生组织脱钩的延续。在国内疫情加剧之后,美国政府一直致力于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声称世界卫生组织过度依赖中国,质疑其抗击新冠疫情措施的透明度和科学性。但脱钩的进程并非一蹴而就,美国无法在短时间内切断与世界卫生组织广泛且密切的联系。目前,与世界卫生组织相关联的国际组织仍在接受美国的大量资金援助,其中疫苗联盟组织正是COVAX主要领导者之一。拒绝COVAX计划是特朗普政府斩断与世界卫生组织联系的进一步行动,表明美国政府对脱钩的决心。

与此同时,对COVAX国际合作计划的效率质疑也是因素之一。COVAX框架下的疫苗研发合作虽然得到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的支持和指导,但核心科学技术仍是依靠高收入国家自身的科研实力。然而不同国家现阶段的疫苗研制进度并不统一,有些国家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有些国家仍处于探索阶段。因而一些美国专家认为,COVAX团结处于同一疫苗研制阶段的国家,同时借鉴实时最先进的外部研究成果不失为一种最佳的解决方案。此外,外部一定程度的竞争环境有助于加快疫苗研制的速度。各国科学家按照不同的研究方法开展疫苗研发,以科学的实验结果评判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把经过实践证明的最终成果相互比较借鉴,在你追我赶的过程中走向疫苗开发的最终胜利。不过也有质疑者认为,若把全球科学资源均置于COVAX计划之内,科学家彼此之间研发思路的分歧往往难以取舍,可能阻碍疫苗的研发进程。长远来看,即使短期内能够研制出第一批安全有效的疫苗,仍有继续开发第二代疫苗的必要性,而前期研究的多元性有利于为后续的疫苗研发指引方向。此外,疫苗的成功研发并非意味着新冠肺炎的根除,COVAX只是为疫苗研发提供了国际合作的平台,抗击疫情的国际合作应当建立在更为广阔的基础之上。



02
疫苗民族主义:
全球公共危机的又一次政治化

新冠肺炎是一场全球性的大流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人口流动的日益增加,全球疫情的联防联控愈发重要。谋求国际合作本应是解决这场危机的国际共识,但随着美国政府拒绝加入COVAX计划,疫苗民族主义又成为这场全球公共危机下讨论的焦点。

八月初,美国、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发达国家相继与阿斯利康、赛诺菲等新冠疫苗生产商签订预先购买协议,试图在疫苗研发尚未完成人体试验和监管批准之前捷足先登,以保证生产出的新冠疫苗优先服务于本国民众。这种自扫门前雪的预先购买协议引发大众的普遍担心,一旦最初生产出的安全有效的疫苗被少数发达国家所垄断,无法覆盖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人口,将导致全球疫情的进一步恶化。疫苗民族主义的争论由此应运而生。

缺乏全球协调,疫苗和相关材料的价格可能在市场竞争中被逐渐推高,即使在有能力从事疫苗研发的发达国家,疫苗的供应也将受到限制。但毫无疑问,最大的受害者是那些无法左右疫苗生产分配的中低收入国家,他们不得不因为发达国家的疫苗短缺而在分配疫苗的过程中等待更长的时间。在此期间,这些国家的数十亿卫生保健工作者、老年人和其他高风险居民得不到有效保护,新冠疫情在当地持续扩大,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危及已经脆弱的卫生保健系统和社会经济。

为了获取疫苗,无法获得初始库存的国家将寻求他们能找到的任何形式的杠杆,包括禁止疫苗研发相关材料的出口,导致注射器、试管等实验原料供应链的崩溃。另一些走投无路的政府也可能会为采购疫苗而委曲求全,达成某些不利于本国长期经济,外交和战略利益的短期协议。不仅加重发展中国家经济和人道主义困境,更加深国家间的不信任感,无助于在应对气候变化和核扩散等其他全球性挑战时开展必需的国际合作。

其实疫苗民族主义并非首次出现。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类似的疫苗研发竞赛也曾上演。第一个使用疫苗的国家澳大利亚禁止疫苗出口,而其他发达国家与多家制药公司签订了预购协议,仅美国就预先购买了60万剂疫苗。然而,在疫苗民族主义的作用下,直到H1N1流感大流行开始消退时,发达国家才愿意向较贫穷的经济体捐赠疫苗,导致这些国家的流感疫情迟迟无法得到有效控制。截至10月13日,全球已有超过3800万感染病例,死亡人数超过100万,新冠病毒的威力远超H1N1流感病毒,倘若疫苗民族主义的悲剧再次上演,后果不堪设想。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图片来源:VOX。

03
深化国际合作:
化解疫苗民族主义的出路

为了应对甚嚣尘上的疫苗民族主义,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相继采取了两种有限的策略来降低疫苗民族主义在新冠疫情下的风险。

首先,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以及其他捐助者计划在疫苗尚未确定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实验早期阶段,通过向有意愿合作的疫苗生产商投资,提高其制造和分销能力来缩短贫穷国家等待疫苗供应的时间。然而这种方法虽然看上去明智,但仅凭非政府组织与握有雄厚财力的国家计划相竞争,难以吸引科学专家并汇集制造能力。而且,以这种方式向不发达国家援助疫苗需要大量的资金,迫使这项计划提高援助标准,以减少可被援助的国家,导致巴基斯坦、南非和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等中等收入国家被排除在外。同时,恶性竞争的可能性也在上升,与疫苗制造商签订预购协议的国家可能因此提高疫苗的库存量。

COVAX预先市场承诺机制组织机构捐赠数额一览表。

数据来源:全球疫苗联盟官网(2020年10月6日)。
注:
1 根据全球疫苗联盟财务预测第18条,于2020年8月31日制定的汇率
2 包括未分配的AMC-PCV基金的按比例份额630万美元
3 包括比尔及梅琳达基金会匹配基金500万美元
4 作为欧盟捐赠的一部分,该笔款项专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购买未来的疫苗



由此,另一种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疫苗公平分配机制的方案应运而生。十多个国家和一些慈善机构首先为COVID-19工具获取加速计划(Access to COVID-19 Tools - ACT - Accelerator)提供了80亿美元的初始资金,该倡议致力于快速开发和公平地部署新冠肺炎疫苗、治疗剂和诊断剂。作为国际上最大的政府间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在此基础上制定了COVAX计划,以广泛团结全球疫苗研发力量并实现疫苗公平公正的分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先生在经济学人杂志发表评论文章呼吁所有国家团结一致加入COVAX,抵制疫苗民族主义。针对如何协调参与国原有疫苗研发计划和COVAX国际合作研发计划的问题,谭德塞表示世界卫生组织鼓励参与国在执行COVAX计划的同时继续开展原有的独立疫苗研发,二者并不冲突。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图片来源:波士顿环球报。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国家间合作分工的精细化促使疫苗生产供应链的全球化,客观上推动了疫苗研发的国际合作。任何一个国家即便生产出第一个经过验证安全有效的疫苗,也不可能拥有生产疫苗所需的全部原材料。例如,许多正在研发的疫苗所共同使用的佐剂源自智利皂树提取的天然化合物。该化合物主要产自智利,并在瑞典进行深加工。尽管智利和瑞典不生产疫苗,但两国可以通过控制这种佐剂的供应量确保本国获得一定量的疫苗。这种全球分工合作的情况在疫苗供应链中比比皆是。因此,在制定国际疫苗合作协议时,复杂的跨国供应链将是维护其可执行性的重要保障。以多元化的疫苗生产供应链为基础的多边合作逐渐成为疫苗研发的国际共识。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响应世界卫生组织的号召加入COVAX计划,由美国缺位而引发的疫苗民族主义争论也渐渐平息。

参考文献
[1] Abhishek De,“Explained: Vaccine Nationalism, and How it Impacts the Covid-19 Fight”,The Indian Express,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explained/what-is-vaccine-nationalism-how-does-it-impact-the-fight-against-covid-19-6561236/.

[2] Conor Finnegan, “US Declines to Join Global COVID-19 Vaccine Effort Because of WHO's Role”, ABC News, 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us-declines-join-global-covid-19-vaccine-effort/story?id=72770704.

[3] Emily Rauhala & Yasmeen Abutaleb, “U.S. Says it won’t Join WHO-linked Effort to Develop, Distribute Coronavirus Vaccine”, Washington Pos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coronavirus-vaccine-trump/2020/09/01/b44b42be-e965-11ea-bf44-0d31c85838a5_story.html.

[4] Eric A. Friedman, Lawrence O. Gostin, Matthew M. Kavanagh, John T. Monahan & Harold Hongju Koh, “Joining COVAX Could Save American Lives”, Foreign Policy,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0/09/15/covax-vaccine-covid-19-trump-save-lives-equitable-distribution/.

[5] Jina Moore, “Vaccine Nationalism is Unfair and Unwise”, Boston Globe, 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0/08/29/opinion/vaccine-nationalism-is-unfair-unwise/.

[6] Joshua M. Sharfstein & Georges C. Benjamin,“The Exceptional American Relationship to Public Health”,Foreign Affairs,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8-26/exceptional-american-relationship-public-health.

[7] Julia Belluz, “171 countries are teaming up for a Covid-19 vaccine. But not the US.”, VOX, https://www.vox.com/21448719/covid-19-vaccine-covax-who-gavi-cepi.

[8]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Tedros Adhanom on why vaccine nationalism harms efforts to halt the pandemic”, The Economist, https://www.economist.com/by-invitation/2020/09/08/tedros-adhanom-on-why-vaccine-nationalism-harms-efforts-to-halt-the-pandemic.

[9] The Vaccine Alliance, “Boost for global response to COVID-19 as economies worldwide formally sign up to COVAX Facility”, https://www.gavi.org/news/media-room/boost-global-response-covid-19-economies-worldwide-formally-sign-covax-facility.

[10] Thomas J. Bollyky & Chad P. Bown,“The Tragedy of Vaccine Nationalism”,Foreign Affairs,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7-27/vaccine-nationalism-pandemic.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