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孙立坚:优化税率改善营商环境,间接利好股市

孙立坚:优化税率改善营商环境,间接利好股市

6月4日盘中券商板块成为升市火车头,原因是该日上午突然传出股票交易印花税可能会调低的消息,不过午后有报道澄清了这一猜测,也令A股在尾盘降温。未来证券交易印花税是否仍然有调整的空间?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应凤凰财经日报邀请对此进行解读,发展研究院根据采访视频编辑成下文,并经孙教授审阅补充,供读者参考

 

Q1

全国人大法工委关于适当降低印花税率的言论,也引发了市场对于证券交易印花税可能下调的憧憬,毕竟历史上每一次下调证券印花税,股市都出现了积极反应。虽然现在看来短期内证券下调交易印花税的可能性并不高,但其他种类印花税的降低,是否也能有效减轻市场主体的税负,促进整体经济活力?未来证券交易印花税是否仍然有调整的空间?

 

孙立坚:这次印花税制度上的一些优化,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我们国家保持印花税率的基本合理,不会出现大幅度的修改,这也是保持政策的连贯性,保证市场预期能够合理地跟着基本面发生转变;二、对印花税的结构进行优化,主要是要提升市场活力,降低企业税负,尤其是在产生经营合作的关系当中,如何减少重复税负的问题,能够使得今天的税种合理且清晰。而且在今天市场压力增大的情况下,企业营商环境的改善和创新活动的扶持也非常需要降低税负;三、最重要是,今天证券市场出现的“过度反应”,如果要谈其“合理面”,实际上就是大家预见到印花税将来的调整和修改会进入到一个更为规范的流程,不太可能会出现像过去那样突发性的变化了,也就是说证券交易印花税作为宏观调控干预市场的手段会弱化。这对于未来印花税政策的连续性,尤其将来的证券交易印花税的一些调整,要符合国家正在推进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三原则”的市场环境来打造。这一点提振了市场对股市长期走势的信心。当然,认为今天过度反应的理由也是容易理解的,即在全球后疫情的环境当中,虽然基本面是在渐渐复苏,但中长期发展的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所以,不管国内还是国外,市场更多的是从消息面或热点和风口题材当中,去寻找短期获利的投资机会,这也是市场出现过度反应的根源之一。

Q2

另外在A股市场中,这两天因为一则"浦东新区可能升级"的传言,令上海本地股份显著上涨。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落实了包括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等一系列先行先试政策,在加快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过程中,您觉得上海在哪些领域还存在着政策改革憧憬?

孙立坚:上海作为内循环主导和外循环互动的中心节点,以及连接内外循环的战略节点,从这个重要意义上,未来我们改革开放中大的举措还会推进,就比如最近上海正在申报建设全球资管中心,这会加强上海先行先试、全面打造中国核心竞争力的形象,尤其是未来上海可能和其他地方改革的侧重点不一样,上海更多地会发挥上海政府提出的五型经济,也就是要素竞争力的发展活力。包括我们虹桥国际枢纽的建设,都会提振资本市场的资金在开放过程当中不断汇集的财富效应,也会通过企业好项目的增加,拓宽投资渠道,带来价值投资的机会。但不管怎样,这都需要时间,也需要企业和金融机构不断适应改革开放的大环境来做出创新性的调整。虽然短期资本市场先行的驱动确实是资本市场本身的属性,但是过度依靠消息和热点带动市场投资机会,反而会限制了我们将来好牌打好的发展空间。所以,投资者的理性也是非常重要的。

 

Q3

随着美国经济逐步复苏,市场的焦点开始转向美国不断升温的通胀压力和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早前美联储宣布将逐步且有序地抛售去年疫情期间购买的公司债,计划于2021年完成抛售过程,如果通胀水平持续偏高,美联储缩减QE和加息操作是否会提前?

孙立坚: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目标来看,主要有两个重要的指标:一个是,通货膨胀的水平;另外一个就是金融稳定的问题现在美联储可能处在一个两难的选择当中,也就是说今天很多经济基本面的指标已经呈现出来,美国开始出现了一个非常良好的经济复苏,因为通货膨胀是滞后反应出来的。如果这样一个良好的经济复苏转变为过度、过热的反应的话,等到通胀再起来,再去实施货币政策的退出,可能会为时过晚,效果也会很差。然而,另外一方面也必须看到,尽管美国很多经济基本面的数据表现较好,尤其现在已达到了他们自己所设定的通胀目标和稳定的就业场景,但是美联储的主要官员还是担心基本面不稳定,尤其是美国的就业现在出现了结构性失衡的问题,以至于导致美国产业的空心化和由此带来的贫富差距拉大、阶层固化的社会矛盾,这已经影响到美国市场消费和投资的活力,所以拜登很想通过他的重大刺激计划来重新构建美国营商环境的改善和改善收入不平等的状态,由此来释放市场活力。从这一点来讲,过早的政策退出会让整个经济又会出现大萧条时代的场景,具体而言,就是长期资金还没有在实业环境中找准位置,立刻就会因货币政策的收紧,大家调整资金头寸,通过国债收益率和公司收益率提高的机会,把资金带进保守的债券投资市场,这样的结果反而不利于美国经济活力的体现。所以至今为止还是看不到美联储因通胀的担忧而结束量宽货币政策的动向。

 

所以,我认为美国不会在当下的时间窗口实行货币政策的退出。但是有一点必须要考虑,市场会提前消化退出的场景,可能市场先行动起来的话,海外资金的离场进入到美国的债券市场,带来了国际金融市场流向的变化,以及新兴市场资产价格的震荡,都会给我们带来非常重大的挑战。所以,证券交易税的调整暂时不动,等到将来真的出现国际资本逆向流动的时候,我们的政策还会有更大的调整空间,至少现在看来没有必要去走完流程、下调证券印花税,这也是与世界大环境正处于一个不确定的变化之中密切相关的。

 

图片 | 凤凰秀视频截图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