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杜晓馨:在世界青年技能日看青年就业趋势

杜晓馨:在世界青年技能日看青年就业趋势

 

作者

杜晓馨 复旦发展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7月15日是“世界青年技能日”。联合国大会于2014年设立世界青年技能日,旨在为青年、技术和职业教育与培训机构以及公共和私营部门利益攸关方提供一个机会,以认可并庆祝让年轻人具备各项技能,以更好地就业、从事体面工作和培养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性。 

 

发布年份

报告主题

(英语)

中文译名

2003

The Global Situation of Young People

全球青年人状况

2005

Young People Today, and in 2015

今天和2015年的青年人

2007

Young People’s Transition to Adulthood:   Progress and Challenges

青年人向成年的转变:进步与挑战

2010

Youth and Climate Change

青年与气候变化

2011

Youth Employment: Youth Perspectives on the   Pursuit of Decent Work in Changing Times

青年就业:变动时代青年人对追求体面工作的观点

2013

Youth and Migration

青年与流动

2015

Youth Civic Engagement

青年民事参与

2018

Youth and the 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青年人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2020

Youth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and the 2030   Agenda

青年社会企业家精神和2030年议程

表1 联合国《世界青年报告》历年主题


纵观近十年以来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发布的《世界青年报告》,其中最为关心的问题便是,青年人是否能够成为社会建设的中坚力量,聚焦在青年人的就业问题上的讨论尤为凸显,几份报告都展现了青年人没有良好的工作,因而很难真正积极参与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样的主题。如果用《世界青年报告》的相关内容对标中国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的相关内容,近年报告所关注的内容与“青年就业创业”、“青年社会融入与社会参与”、“青年社会保障”三方面的内容关切问题的重合度是最高的,可以发现,在全球范围内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是相当一致的。

归纳来看,近十年来,联合国的该报告一直都在尝试解决青年人良好就业的问题,大致提出以下几个方面的主张:

1

青年人目前仍旧面临严重的失业,或者未充分就业的问题,国家之间的差异可能会很大

2

青年人对于就业的准备不足,主要体现在教育、技能培训、实践经历方面

3

青年人只有拥有了良好的职业才能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从而也直接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4

青年人在社会事务中的代表性仍旧不足,无法影响政策

5

对青年人的研究没有做到真正的细分

6

青年人的整体发展出现一些好的趋势和模式,青年人在就业方面进行的尝试需要政府多方面的支持

7

政府对青年人发展责无旁贷,在支持青年人发展方面要出台定制化的政策和措施

 

这些问题是世界上各个组织和机构,特别是智库组织最为关心的方面。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英联邦(The Commonwealth)在2016年发布了当年度的“全球青年发展指数”(Global Youth Development Index)及报告,依据卫生与福利、教育、就业与机会、公民参与和政治参与等5个类别的18项指标,对全球183个国家和地区的青年发展前景进行评估,英联邦甚至为各个国家能够做出自己的指数推出了一个工具包,目前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已经依赖这个工具包产生了本土的青年发展指数,并进行了发布。而商业咨询机构有数据显示,青年人的整体择业观已经出现了转变,有相当大部分的青年人愿意选择零工经济。青年人对于充分就业的诉求以及对于就业多样化的选择价值观,这些就业趋势都是世界不同类型机构在青年研究中所重点关注的。
政策建议方面,联合国的《世界青年报告》特别侧重青年人自己发挥作用的同时,需要政府的助力。由于联合国本身是一个不具有主权性质的组织,因此所有的决议都具有一定的倡议性质,联合国的这些报告呼吁政府必须要认识到青年人的重要地位,才能在政策方向上对青年人有所照顾。这些建议的方向与一些商业机构的相关研究报告结果也有不谋而合之处。德勤在2019年发布了《千禧一代年度调研报告——社会矛盾和技术变革造就“被颠覆的一代”》,其中提及几项世界范围内,这两个代际的青年人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包括了对经济和社会还有政治的乐观情绪降至新低,有很强的幻灭感,千禧一代非常注重体验并且对企业的动机持有怀疑的态度,另外他们的消费行为也和他们的自身理念保持了一致。而在这其中,有些事项被青年人认为是重要的事项但却不是政府关心的内容,例如,千禧一代认为政府最有责任促进社会流动的力量,《世界青年报告》2013年的主题也是青年人的流动问题,但在很多国家青年人的社会流动并不在政府重点关注的事项之列。由此看来《世界青年报告》所提出的政策倡议仍旧非常重要,增强青年人在经济层面和社会层面的现实参与感,才能产生真正敬业乐群的青年人。

世界青年技能日的产生旨在“解决青年中大量存在的失业和就业不足问题,为青年创造更好的社会和经济条件”。联合国的决议草案一般都分为纲领性条款和行动性条款,前者引述之前的经验,后者提出之后的方向。如果说《世界青年报告》是纲领性条款的话,那职业技能大赛等等相关主题活动的形式都是在一定程度上为青年提供更强的参与感、更多的培训机会和更多元的就业理念,是一系列的行动性条款的落实。

 

来  源 | 原文刊载于澎湃新闻,原题为“复旦发展研究院|世界青年技能日看青年就业趋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