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复旦发展研究院 > 最高法院多数意见书泄密,堕胎权争议再次搅动美国

最高法院多数意见书泄密,堕胎权争议再次搅动美国

摘要 

 

当地时间5月2日晚20时30分,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公布了一份被提前泄密的最高法院多数意见书,草案表明最高法院有意推翻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判决,在有待最终确定的情况下,该决定已经引发美国政坛及民间舆论的巨大震动,被自由派称为女性人权的严重历史性倒退。美国国内有关堕胎权的争议历来受到宗教、伦理、政治、意识形态等多重因素影响。罗伊案的推翻并非完全意料之外,而是保守派方面长期运作的结果,此次在长期的传闻中终于有可能成为现实,不仅对各州女性未来的生活产生实质影响,更将重塑六个月后的中期选举格局。

 

史上首次被泄露的意见书草案

 

该份多数派意见书由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执笔,已于2月10日在大法官中被传阅。多数意见书中写道,“罗伊案的判决从一开始就错了,它的论证薄弱,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此外,该案的判决没能赢得全国性的共识,反而加剧了争论和分裂,因此,有关堕胎的事项的决定权应该被归还给人民选出的代表。”阿利托大法官还强调美国宪法中并未明确提及堕胎权,并通过列举从19世纪至20世纪早期美国各州将堕胎规定为犯罪的法律,并以此说明堕胎权并非根植于美国的历史和传统中。

被披露多数意见书节选。图片来源:politico

 

Politico的报道引述一名熟悉法院审议情况的人士称,其他四名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在2021年12月听取口头辩论后,在大法官之间举行的会议上投票支持阿利托,截至本周,上述阵容保持不变。另三名由民主党任命的自由派大法官正在寻求更多的反对票。属于温和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立场尚未明朗。当地时间周二,最高法院公共事务办公室确认了泄露的意见书草案属实,但并不能代表最高法院的最终决定。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将此次泄密称为对法院信誉的背叛,并下令开展调查。最高法院的最终决定将于6月或7月上旬公布。
 

在最高法院的现代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份审议意见初稿在案件尚未解决的情况下被公开,故而此次内部文件的提前泄密无疑将加剧舆论震荡,将最高法院在堕胎事项上所面临的民意压力推至顶点。《纽约时报》分析文章指出,最高法院之所以会在这个时间点出台关于堕胎权的意见书,与其正在审理的密西西比州堕胎禁令案密切相关。

 

2018年3月,时任密西西比州长的共和党人菲尔·布莱恩特签署了一项禁止几乎所有怀孕15周后的女性堕胎的法案。该州唯一的堕胎诊所“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以该规定因与罗伊案判决结果相抵触而违宪为由要求阻止这项法案生效。同年11月,密西西比州的联邦地方法院宣布判决称,该法案违反了最高法院关于堕胎权的在先判例,故对密西西比州政府下达禁令,不得执行该法案。随后密西西比州向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但并未获得成功。2020年6月,密西西比州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该案至今处于审理阶段。

 

近年来,最高法院的权威性频频遭到质疑。随着政治立场越来越成为成为任命大法官的主要考量,大法官在重要议题上的观念也表现出和两党类似的极化对立趋势。在堕胎等议题上,大法官的立场和民调所体现选民态度之间已经有了明显的分野,在部分美国法学家和律师眼中,最高法院愈加政治化的倾向无疑与其设立之初实现司法独立和捍卫宪法的初衷渐行渐远,对于最高法院的声誉打击将是致命的。半岛电视台相关分析文章援引俄亥俄州民权律师苏博德·钱拉德(Subodh Chandra)的观点称,“如果我们开始不再相信法治建立在原则之上,而是政客身穿长袍的心血来潮,那么我们就真的不再是美国了”。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法学教授米歇尔·古德温(Michele Goodwin)强调要警惕这一“美国民主的倒退”。

 

堕胎权争论背后的两党政治博弈

 

作为民众热切关注的议题,选择支持堕胎的“选择派”阵营或是反对堕胎“生命派”阵营一直是美国选举中无法回避的立场问题。根据支持堕胎权机构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的一项调查,15-44岁育龄妇女堕胎比例四十年来有下降趋势,从1981年的29.3/1000到2017年只有13.5/1000。盖洛普(Gallup)和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调分别显示出近四十年和近二十年间来美国民众对于堕胎的支持率保持了稳定。

 

对于堕胎的支持在妊娠的三个不同阶段表现出较大差异。宗教组织哥伦布骑士会(the Knights of Columbus)赞助的玛丽斯特民调(Marist Poll)实施的民调显示,受访人群中的71%对于堕胎限制措施表示不同程度支持,仅有17%的受访人群表示在怀孕的任何阶段都应该允许堕胎。《WSJ》的民调显示15周是一个分界线,支持妊娠15周以上禁止堕胎的比例大于反对者。

 

对于堕胎态度的群体差异主要体现在宗教信仰和党派两个维度上。两党仅在强奸导致怀孕的情形下对于堕胎的支持率较为相近。就宗教信仰而言,福音派新教徒中认为堕胎应当被认定为非法的比例高达77%。其他影响因素包括族裔、受教育程度、性别、收入和地域等。年长者、男性、受教育程度较低人群、低收入人群乡村地区人群对堕胎的支持率较低。

美国民众对堕胎限制措施的态度。图片来源:Marist Poll
 

目前,针对堕胎议题美国各州立法也态度迥异。16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的州法律中规定了某种形式的堕胎法律保护,23个州有可能被用来限制堕胎的法律,其中有9个州保留了曾有数年历史,但因为罗伊案而违宪失去法律效力的反堕胎法;有13个州在罗伊案裁决后陆续制定了“触发法”,使能够他们在罗伊案被推翻后立即或在几周内立即生效;另有9个州已经出台了目前被法院拦阻的堕胎限制措施,能够在罗伊案被推翻后立即法庭命令进行授权。

 

最高法院此举或将对摇摆州选情产生影响,重塑中期选举乃至未来的总统选举格局。民主党方面反应热烈,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积极表态。总统拜登表示如果该案最终被推翻,包括同性婚姻在内的其他个人私生活相关权利可能会受到威胁,并敦促国会立法确认堕胎权。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指责法院“公然无视50年来的先例”,她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更是发表联合声明称,如果这份文件的内容准确,那么“最高法院准备实施过去50年来最大的权利限制——不仅仅是对女性的限制,而且是对所有美国人的权利限制。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呼吁选民在中期选举中为民主党投票,他表示“一亿妇女的权利取决于你们的投票。”

 

长期以来,民主党未能将有关民众对堕胎权的支持转化为选举中的优势,他们誓将堕胎权作为秋季中期选举的决定性议题,寄希望于用当下堕胎权所面临的紧迫威胁激发更多自由派和独立人士的政治参与热情,争取竞选资金,吸引摇摆选民,将话题从通货膨胀、冠状病毒和其他在民调中拖累他们的问题上转移开来,借此逆转投票率上的劣势,为其中期选举争取两院多数席位带来新转机。

 

彭博社分析称,关于堕胎权的斗争或对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和佐治亚州等摇摆州的郊区“战场”产生影响,而这些选区可能决定着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候选人的一项内部调查发现,禁止堕胎“在非保守的共和党人(摇摆选民中的一个重要群体)中不受欢迎”,61%的人对此表示反对,而32%的人表示支持。

 

罗伊案的推翻使堕胎争论从联邦层面集中到各州。Politico分析称,鉴于民主党在国会两院仅占微弱多数,在国会层面通过法案对堕胎权做出规定的可能性极低。同时,预计两党在中期选举都无法在参议院赢得多数席位,以上因素决定了堕胎权斗争将在各州激烈展开。

 

因此,州议会和州长候选人在堕胎权立场十分关键。德克萨斯州民主党候选人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正基于他支持堕胎权利的立场寻求筹款。并宣布了下一阶段以堕胎权为重点的集会和新闻发布会计划。亚利桑那州州长竞选中暂时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凯蒂·霍布斯(Katie Hobbs)周二在推特上也表示了自己对堕胎权的坚决捍卫。除了州长竞选,堕胎政治也可能在其他州的竞选中占据极大比重——包括总检察长和州议员竞选。

 

达成夙愿的共和党方面显得更为谨慎,并未大肆庆祝,而是密切关注可能由自由派策划的文件泄密,通过向保守派大法官施压而对罗伊案的最终推翻产生阻碍。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参议院发表讲话时称:“可能是最高法院内部的某个人向媒体泄露了一份机密的内部草案,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为了煽动一场不恰当的压力运动以影响最终结果。”不过,泄密者是否自由派尚无定论。一些长期的法庭观察人士猜测,保守派完全有理由披露意见草案,以借此锁定摇摆不定的法官。此前,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曾表示不愿完全推翻罗伊案,如果他能赢得布雷特大法官的支持,他们可以强制执行一项裁决来支持限制性密西西比州的法案,而不会直接推翻罗伊案的裁决。

 

后·罗伊时代开启?各州议会动作频频

 

罗伊案是美国历史上有关堕胎权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例。在罗伊诉韦德案中,最高法院以7:2的比例判决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Due Process Clause)提供了“隐私权”(right to privacy),也因此保护了怀孕女性自主寻求堕胎的权利,但这一权利并非绝对,必须与政府保护女性及胎儿的利益达成平衡。此后,个人的隐私权和政府干预权力的矛盾便成为了堕胎相关法律争议的焦点。由于美国宪法并未明文保护公民的隐私权,以此为基础所建立的法理和判例相对而言更有可能被推翻,故而罗伊诉韦德案也成为了几乎所有堕胎权诉讼瞄准的目标。在1992年的计划生育联盟诉凯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最高法院的判决结果支持罗伊案所确立的自主堕胎权,优化改变了原有的“三阶段标准”,允许各州实施适用于怀孕前三个月的堕胎限制。同时也确立了“过分负担”(undue burden)标准,即在胎儿能够独立存活之前,政府不能对寻求堕胎的女性施加“重大障碍”(substantial obstacle)。

罗伊案被推翻后可能会颁布“堕胎禁令”的州。图片来源:NPR

 

最高法院的判决一旦生效,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终结了长达半个世纪以来对堕胎权的联邦宪法性保护。在反对堕胎的政治势力占上风的州,将对堕胎有更为严格的限制措施。自由派担心这会加剧导致全国范围内基本人权保障的地域不平等性。自2020年最高法院组成改变以来,保守派大法官的逐渐增加提高了罗伊案可能将被推翻的担忧。全国各地的行政和立法机构也在为随时可能到来的“后·罗伊”时代的做着准备。自由派各州发誓要其管辖范围内继续保护堕胎权利,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曾呼吁对该州宪法进行修正。部分州已经通过保障堕胎权的法案。而对于南达科他州、阿肯色州、佐治亚州和印第安纳州等保守州而言,一旦高等法院做出裁决,周议会就召开特别立法会议,发布堕胎禁令。

多数意见书被泄露后最高法院外静坐示威的人群。图片来源:NYT

 

Politico发布消息当夜,美国最高法院外就聚集了支持和反对堕胎的示威者。此外,旧金山、纽约、芝加哥、亚特兰大、休斯顿、西雅图和盐湖城等大城市也爆发了抗议活动。目前,美国国会大厦警方已经针对美国最高法院外的抗议活动采取了额外的安全措施。尽管最高法院的决定尚未最终决定,但这颗重磅“炸弹”毫无疑问已经激发了美国国内进一步的政治分歧。

 



推荐 0